据欧盟统计局1月4日公布数据显示,欧元区12月CPI年率初值为1.1%,创201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高于预期的1%,前值为0.6%。欧元区12月核心CPI年率初值0.9%,高于预期0.8%,前值0.8%。此外,德国12月份通胀率意外跳涨至1.7%,创1997年首次公布欧盟调和通胀以来的最大涨幅。法国通胀率连续第二个月回升,虽然步伐放缓。

虽然欧元区通胀仍低于欧洲央行2.0%的目标水平,但正在朝其目标迈进。强劲的CPI数据可能会减小欧洲央行的宽松压力,在上次的货币政策会议中,欧洲央行延长QE计划,以促使通胀率将持续回升。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去年12月决议上指出,通胀前景大致不变。预计2017年通胀为1.3%,此前预期为1.2%。

不过,欧元区12月CPI的强劲表现,使欧洲央行陷入了两难境地,德国方面希望加息,而投资者希望其目前不会进一步削减购债计划。不过,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市场分析师认为,欧元区经济仍然疲软,央行必须执行其量化宽松计划,购买总额价值7800亿欧元的债券。

德国作为欧元区经济增长引擎,其官员希望尽早利用高通胀率给欧洲央行施压,敦促其放弃低利率政策。他们认为,这些政策正在掠夺公民的储蓄。

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CDU)的经济理事会秘书长Wolfgang Steiger表示,“所谓的通货紧缩幽灵,不能再成为欧元区经济继续沉迷于货币政策的理由”。

对于储蓄者来说,通胀率上升和零利率的结合,是对其货币价值的巨大破坏。而更为迫切的是,应尽快去停止那些不断增长的非常规措施的竞争。

德国的呼声可能会随着未来几个月的总体通货膨胀率的上升而日益增长。2017年9月,德国将迎来大选。而对欧洲央行的批评,作为一种反欧盟的举动,也是一种赢得选票的方式。

市场经济学家们则开始担心,高通胀,更强劲的经济复苏加之货币的压力,使欧洲央行掉以轻心。

对于这个阵营中的许多人来说,价格压力的重现只有一个因素,就是油价上涨。而且在他们看来,任何名义通胀率的上升都可能是短暂的。

法国巴黎投资(BNP Paribas Investment Partners)的Richard Barwell表示,如果OPEC遵守减产协议,名义通货膨胀率将会更高。但核心通胀率仍将疲弱。我担心的是,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将是的;复苏是有弹性的、名义通货膨胀接近2%、全面通货紧缩的风险已经消失,他们就不再维持警惕。

尽管欧元区12月名义通胀率大幅攀升,在消除了能源和粮食价格波动后,12月核心通胀率仅从0.8%微升至0.9%。

虽然其通胀目标是基于名义数字,但欧洲央行也监测核心通胀率。其执行委员会成员 Beno?t C?uré 在周末的一次采访中,对德国专业财经媒体《德国证券报》(B?rsen Zeitung)表示,核心通胀率仍然“疲弱”,表明欧洲央行认为欧元区内的商品和服务需求仍然疲软。

尽管市场很快消化了信息,但欧洲央行于2016年12月决定将债券购买规模从目前的每月800亿欧元水平下调的决定,还是使一些欧洲央行观察家感到意外。 C?uré先生并没有说明,欧洲央行在今年4月到年底前,是否会从每月600亿欧元水平,加快或减慢其缩减购债的步伐。

而德国CDU的经济理事会秘书长Steiger表示,欧洲央行现在去过分关注在引入QE时就未纳入考量的因素,是不合适的。呼吁关注核心通货膨胀的论调,是不合理的。 QE是在2015年发起的,正是有意忽略了核心通货膨胀率因素,当时油价的下跌是一次性效应的教科书式的范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