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我觉得那家培训机构挺不错的,只要1680元就可以包通关,但没想到却受了一肚子气。”来自河南郑州的刘女士是一位二胎妈妈,最近因备考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被一家培训机构层层套路。

刘女士告诉《法治日报》记者,报名后,培训机构就以各种理由劝说她掏钱升级课程,最终她没有经住销售人员的一次次电话推销,报名费攀升至数万元。后来她感觉受骗想退费时,机构方以课时没有学完、没有听够指定次数、非原价购买等各式理由拒绝。

这并非刘女士个人的遭遇。随着家庭教育促进法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家庭教育指导师成为一项新职业。家庭教育指导师“考证热”随之兴起,各种培训乱象也引发关注。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一些培训机构以“人才紧缺”“政策扩招”为幌子,推出价值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家庭教育指导师考证班。不少学员反映其课程内容东拼西凑,证书含金量低,培训班承诺的“高薪就业”也难以兑现。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按照政策设计,家庭教育指导师的职责是指导家长开展家庭教育,但统一的技能标准和评价机制尚未建立。相关专业标准有望明年出炉,在此之前建议家长要增强分辨能力,不要盲目相信所谓的培训证书。

为了更好地教育孩子,安徽宝妈姜楠打算用业余时间考个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但在挑选培训机构时同样没能躲过其中的套路。

“报名前,机构老师说可以先免费试听4天课程,再考虑是否报名。”姜楠回忆,培训顾问当天就把她拉进了学员群,第一天的试听课是直播课,“不到三十分钟就结束了,主要介绍了课程大纲、师资力量等”。

姜楠说,课上讲到的家庭教育知识都特别浅显,表面上抛出一大堆理论,听着很厉害,但其实就是把大家都懂的道理包装了一下,还一直强调他们的课程大纲多么全面,请来的专家多么权威。下课后,群里一直有人问问题,比如就业方向、考试的内容和时间之类的,然后老师就说,这些在以后的正式课中才会讲解。

“之后,有人在群里问怎么报名、学费多少,机构老师说最近有学费优惠活动,很快发了报名链接,告诉大家只剩几个名额,错过就得按原价报名。”姜楠怀疑,群里有帮忙营造火爆报名氛围的群托,有的说自己等了很久终于抢到这么值的课,有的说要帮家人朋友一起报名,还有人问老师能不能多申请点名额。

“老师故作为难地说去试试,一会儿就发来了新链接,称又为大家申请到了几个名额。”姜楠说,犹豫再三,她没有报名,后来经常有机构老师私信联系她,说可以帮忙争取更大的优惠。

在某投诉平台上,关于家庭教育指导师考证、培训的投诉有500多条,大多指向“虚假宣传”“课程注水,直播变录播”“承诺介绍兼职未兑现”等。一名学员表示,自己在求职中才发现,拿到的证书并不被业内认可,“月入过万”更无可能,而当他想协商退费时,培训机构已失联。

一些机构还会用“包过”来吸引学员。调查中,某培训机构客服向记者表示,现阶段人才缺口大,报考没有学历限制,只需线上答题,同时承诺“考证包过,考前会发放‘密训卷’,‘密训卷’会给到90分的真题。只要有印象,能选择判断出来就行,100分考60分就能拿证”。

记者咨询多家培训机构了解到,市面上“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达10余种,发证单位多冠以“中字头”“国字头”。机构营销宣称证书是“国家认证”“从业资格”,并强调目前考证享有“政策优惠”。

记者以学员身份联系到山东济南的一家培训机构。一位杨老师告诉记者,他们是中国国家人事人才培训网的官方授权机构,会给学员颁发“独家授权证书”,但在介绍证书名称时,杨老师闪烁其词,只说是“家庭教育指导师证”。

但记者采访了解到,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既没有国家认证,也无法在人社部门查到,不能作为享受国家相关福利政策的依据,也不能持证上岗。不过,一些地区的部分用人单位对正规机构颁发的证书还是认可的。

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认可度较高的三个主流颁证单位,分别是中国国家人事人才培训网、中国国家培训网和职业教育管理专业委员会,前两者发的证书是培训合格证书,而职教委发两个证书,一个是培训合格证,一个是职业技能证书。

当记者追问证书类型和颁证单位时,杨老师回答“现在只有一种证书,就叫家庭教育指导师证,是由培训机构颁发的,持证上岗完全没问题”。

关于课程设置,杨老师介绍道,培训课程共有120节,每节40分钟,采用直播加录播的形式,每月两次直播,不包含实操课和答疑课,“全套课程下来是3980元,本月报名可直减600元”。

对于拿证后的职业前景,杨老师是这样描述的——当前我国家庭教育指导师不足1万人,仍有近400万的人才缺口,从业者的年收入普遍在10万元至50万元间,“就算不做家庭教育指导师,这个证书也能让你在妇联、社区、公务员、教师等职位的招聘面试中占尽优势”。

对此,记者还向深圳一家培训机构进行了咨询,客服王老师的话术也几乎如出一辙,称现在就业缺口很大,考完证后机构会向多个就业平台推送学员信息,“家庭教育指导师的就业方向非常广,一般是在教育类公司、管理咨询公司、妇联、社区、学校、青少年活动中心、早教机构、保健教育服务机构等领域工作,从业越久,收入就越高,而且还能上各种平台找兼职,兼职都是按小时收费,每小时大概200元至500元,一年下来光兼职收入就有5万元至8万元”。

采访中,记者以拥有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的应届生身份,通过某招聘App应聘了几家家政公司的家庭教师岗位。招聘人大多对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不太了解,或称该证书的含金量较低,不能作为加分项,家教经验和教师资格证才是他们和家长们更看重的资质。

随后,记者又应聘了一个家庭教育指导师岗位,其职位详情中明确提到求职者需持有家庭教育指导师的相关证件,还特别强调家庭教育指导师不提供学科类的辅导和培训。

但记者在与招聘人周先生的沟通过程中发现,该岗位对求职者的要求与家庭教师差别不大,都只强调对孩子的全程陪伴,包括接送孩子上下学、安排孩子的课外活动、监督孩子的学习状态、培养孩子的学习与生活习惯、帮助孩子发展兴趣爱好等,基本不涉及对家长教育理念与教育方式的指导。

当记者询问周先生是否需要指导家长如何教育孩子,为其提供科学的家庭教育方法时,周先生表示,这个不是主要工作,如果家长有需要的话也可以给些建议,该岗位的重心还是照顾孩子,只要让家长及时了解到孩子的成长状态,帮助家长与学校沟通就可以。

“请家教的家长不是工作忙,就是不会管,当然,也有不愿花精力管的,你去了把孩子管好就可以。”周先生说。

此外,一些家庭教育指导师岗位还要求应聘者对烹饪有热情、家务能力出色,能为孩子合理搭配膳食,并在空闲时间打扫房间。

不过,记者也看到了一些职责描述非常贴近人社部对家庭教育指导师定义的岗位,即“从事家庭教育知识传授、家庭教育指导咨询、家庭教育活动组织等的人员”。然而沟通后,记者发现,招聘者普遍更认可教师资格证或幼师资格证,看重求职者的相关从业经验,而不太承认与岗位职责更匹配的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

记者尝试应聘的第三个岗位是一家亲子成长中心的教育咨询师,这家机构集亲子生活、亲子教育和亲子健康于一体,主要面向0-8岁的儿童及其家长,旨在帮助父母与孩子共同成长。记者重点了解了这家机构的亲子教育业务,其业务描述中提到了“帮助家长解决育儿问题,优化亲子关系,并给出科学的家庭教育方法”。

记者向招聘人安女士表明自己具备家庭教育指导师证书,也系统学习过相关课程,能指导家长正确开展家庭教育,但安女士表示,教育咨询师的职责不涉及这些,只需要做一些客户接待和后期维护的工作,包括接听预约电话、回答顾客咨询的问题和完成预约记录,以及整理客户资源和电话回访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